要多立反flag

sei

【鹤一期】小份莓大福

注意避雷,两个病病的极短篇
 国庆节的时候写的嗯_(:з)∠)_



其一、被众人所厌恶的我。


漆黑的羽毛飘到了他的眼前,显而易见的血腥味正快速地从伤口处弥漫开来。



「好痛。」


旧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了,喉咙里的血沫会把所有试图发泄痛楚的呻吟都堵回去。黑色吸去了一切声音,在这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里,只听得见被疼痛刺激得加快的心跳声。


“你有罪。”

殴打他的人这么说道,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了新的伤口。


罪名?

触碰了世人所珍爱之物。

原来那只洁白的鸟儿只能被关在笼子里供他人观赏啊。

可那个时候,明明是他先说的“爱”啊。



***


头顶落下柔软衣物的触感,白大氅上的金锁链因为拉扯的动作而叮铃作响。

还没来得及说出心中的困惑,嘴就被眼前的人用一个温柔的吻封住了。

“我爱你。”

湿润的呼吸打在耳畔。


***




“真是狡猾啊……国永殿……”

低声念着那个名字,视线再一次被泪水夺去。


“我无法得到您的爱啊……”



——因为您是我无法触碰的存在。





其二、骗子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一拳又一拳的打在软踏踏的床垫上,声音由于呼喊过度而变得嘶哑陌生,积蓄已久的泪水不受控制的离开了眼眶。


“骗子……”

眼泪落下来,沾湿了新换的床单。




“抱歉啊一期。”

白色头发的青年在黎明熹微的晨光中无奈的笑着。


“时间到了呐。”


“等等!”



青年的影像迅速消失,毫不拖泥带水,没有渐渐消逝的光点粉末,只有存在瞬间被清空所浮现出来的空虚感。

连余温也没剩下的枕头上除了几根白色的头发和下陷的痕迹能证明这里曾经有人睡过以外,其他的便什么都没有了。



“别走啊……”

从蜜金色的眼睛中溢出的只有能被称之为苦涩的感情。


“您真是个,大骗子。”

他咬紧了嘴唇。


Fin.

这里的鹤总=国庆节【你

评论
热度(13)

© sei | Powered by LOFTER